〓【备用·网址:KY2223.COM】【足球欧洲盘APP新版下载-IOS/安卓/通用版下载】【命是弱者的借口,运是强者的谦辞】【给心灵腾出一方空间,让那些够得着的幸福安全抵达。】
南斯拉夫为球而生给南斯拉夫人一个球他们就会夺得冠军
南斯拉夫为球而生给南斯拉夫人一个球他们就会夺得冠军

南斯拉夫为球而生给南斯拉夫人一个球他们就会夺得冠军

题记:哇咔星球青训营目前有两位塞尔维亚籍教练,我们的训练体系也完全由塞尔维亚教练引入并根据训练营所在社区情况进行改良和微调。经过长期的接触和交流,我们对塞尔维亚和前南斯拉夫的体育、教育和文化都略有了解,在此分享出来,希望能对中国的体育教育和体育文化有所借鉴。

南斯拉夫,稍有点年纪的中国人都会知道这个名字,20年前北约美军轰炸了我们驻南联盟的大使馆,前年主席访问塞尔维亚时还去现场进行了悼念。再老一点的中国人还会知道一部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的台词几乎成了那个年代热血青年的一句革命暗号。

然而“南斯拉夫”和“南联盟”、“塞尔维亚”、波黑首都“萨拉热窝”是什么关系?在讲述体育之前我们有必要先回顾下巴尔干半岛上的历史变革。

在整整100年之前的1918年,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硝烟散尽和奥匈帝国的解体,南巴尔干半岛上诞生了一个新的王国,它的名字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南斯拉夫,此后虽然变更过多个名字,但都无外乎南斯拉夫人地区之间“联邦”和“联盟”的形式。

直到91年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引爆了巴尔干火药桶,各成员国在政治、宗教、文化和经济上的差异矛盾日益突出,“南斯拉夫”这个外人看似紧密一致的大家庭开始了独立和分裂的征程,经过十多年的战乱和斗争,才达到目前这样一个稳定的状态。

原南斯拉夫土地上目前有6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塞尔维亚,黑山和马其顿,还有1个十年前就宣布独立但一直未获国际认可的科索沃地区。

其中塞尔维亚(不包括科索沃地区)领土面积最大,和重庆相当,人口最多,但只相当于重庆的1/4,上海或北京的1/3。克罗地亚次之排第二。而整个南斯拉夫地区也就比广西省大一点,人口和上海市相当。

然而就是这弹丸之地上的寥寥人口,在民族、宗教、政治的多重矛盾之中,在较为落后的经济状况下,夺得了足球世界亚军,篮球世界冠军,排球世界冠军,水球世界冠军,手球世界冠军,网球男女大满贯等众多球类运动的终极荣耀,而且都是含金量最高的团队或职业体育项目。

毫无疑问,足球是南斯拉夫人的第一运动,虽然从未夺得过洲际奖杯,但90年代的南斯拉夫国家队仍然被球迷慷慨的赐予“欧洲巴西”的美名。

从萨拉热窝(波黑)走出的Sui,Radnicki Nis(塞尔维亚)的Stojkovi,萨格勒布Dinamo(克罗地亚)的Prosineki,来自黑山的Savievi,虽然很少有国内球迷看过他们的比赛,但是这些难以记清却一看就觉得很厉害的名字,一直都作为美丽神话般的传说存在于球迷圈子里。

除了过去的传说,还有现实的理想,每届世界杯和欧洲杯,在热闹纷杂的球迷口水战之中,总有一个话题像一股清流般让各方球迷都不吝赞美,那便是“如果南斯拉夫没解体的话,将会有一套多么华丽的阵容?”。

然而球迷们往往忽略一个问题,之所以传说中的豪华阵容也无法取得理想的成绩,正是因为其中有太多的政治民族因素,而技战术只能被放在次要位置。这也可能是为什么克罗地亚在独立后的首届世界杯便一举夺得季军,刷新了南斯拉夫的最好成绩。

今年夏天克罗地亚在俄罗斯世界杯的亚军历程仍旧被称为奇迹,各球员多舛的生涯轨迹也长期占据了各媒体的头条。年末莫德里奇的金球奖又让球迷圈关于他配不配得上大撕了一场。“奇迹”也好,“配不上”也罢,都反映了一个事实,南斯拉夫足球有能力拿到最高荣誉,但是在荣墙上却不那么闪闪发光。

既然如此,我们不妨从另一面观察南斯拉夫足球的强大之处,那就是球员和教练的出口。

据CIES统计,在世界足坛,共有1100多名来自南斯拉夫6个国家的球员在国外各级职业俱乐部效力,这个数字仅仅比人口2亿的足球王国巴西少100人,要遥遥领先于阿根廷和法国的700多人。

自中超成立以来,各俱乐部先后共签下过40多位塞尔维亚外援,耶拉维奇、托西奇、潘特利奇、日夫科维奇、卡卢达洛维奇、佐里奇、耶夫蒂奇、斯坦季奇…嗯我知道即使你从未听说过这些奇奇没有怪怪的名字你也会觉得似曾相识甚至耳熟能详。

比起南斯拉夫外援,南斯拉夫教练更愿意来中国,毕竟欧洲联赛是意大利教练的天下,南斯拉夫教练不得不远赴各大洲进行技术扶贫。我们中国球迷最熟悉的米卢的履历便是最好的例子,墨西哥、哥斯达黎加、美利坚、尼日利亚、中国、洪都拉斯、牙买加、伊拉克…真是当之无愧的亚非拉国际友人。

而甲A和中超赛场上出现最多的外教就是南斯拉夫教头,桑特拉奇,科萨诺维奇,福拉多,图拔科维奇,伊万诺维奇等人合计共率队夺得过8次冠军,和本土教练夺冠次数一样,位居次席的就是分别率领恒大三连冠的里皮和斯科拉里了。

可以说,南斯拉夫凭借巴尔干半岛的一小块足球热土,为世界足球源源不断的输送人才,不仅包括从世界足球先生到各国MVP级别的顶尖人才,还有被亚非拉各国国家队和俱乐部永远铭记的功勋主帅。

男篮世锦赛夺冠次数最多的是哪支球队?当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就已经惊讶了,怎么可能不是美国?!

2014年男篮世锦赛正式更名为世界杯篮球赛,而决赛双方是美国和塞尔维亚,两队此前的男篮世锦赛成绩相当,都是8进决赛5次夺冠。不过这次美国人笑到了最后,他们也凭借两连冠终于让这个看似奇怪的问题变成一场虚惊。

虽然2年后的巴西奥运会,塞尔维亚再次在决赛惨败给美国,但不得不承认,比起在足球界的“实至名未归”,篮球界美国和NBA的一家独大让南斯拉夫也能安稳的当一回第一配角。

不过今年一个南斯拉夫小伙子可能要当主角了,那就是来自斯洛文尼亚的19岁天才东契奇,虽然没能在选秀时当选状元,他却在近几周稳坐新秀榜的头把交椅。媒体和球迷都很期待他能最终拿到年度最佳新秀,截至目前NBA历史上只有加索尔一人作为非北美血统的球员拿到过最佳新秀。

而斯洛文尼亚在东契奇和德拉季奇的率领下也在去年的欧锦赛上血洗西班牙,并在决赛中击败塞尔维亚二线队夺得了队史上第一个冠军。但与NBA的风格不同,欧洲篮球更讲究团队和战术,斯洛文尼亚不止一个东契奇,南斯拉夫篮球也不止有斯洛文尼亚和塞尔维亚。

本赛季的NBA共有17名南斯拉夫球员,几乎是均匀分布在除马其顿外的5个国家,占据了全部108名国际球员的近1/6,比法国和西班牙加起来还多1人,也比加拿大的11人和澳大利亚的9人要多。NBA历史上至今已有近80名南斯拉夫国际球员,远远超过加拿大的37人,法国的28人以及澳大利亚的22人。

难怪乎在篮球圈也有和足球圈一模一样的超现实理想:“如果南斯拉夫没解体,他们国家队的阵容该有多豪华?”

我们对南斯拉夫排球最近的印象应该是里约奥运会,中国女排逆转被称为黑马的塞尔维亚,时隔12年再次登上奥运最高领奖台。然而最新的FIVB国际排行榜上,塞尔维亚女排已经以世锦赛冠军的身份升至第一,传统豪强中美巴俄紧随其后。

塞尔维亚男排也实力不俗,世界男排联赛28届比赛被巴西和意大利两大霸主包揽了17次冠军,但自悉尼奥运会夺金后,塞尔维亚6度闯入决赛,终于在16年击败巴西夺得历史上首个联赛冠军。

除了足篮排“三大球”,南斯拉夫人几乎对一切团队球类运动都很钟爱,并且也在很多项目上有着非常棒的成绩。比如水球——一项南斯拉夫人非常擅长但不为我们所熟悉的团队球类运动。南斯拉夫人在水球运动可谓是统治级的,水球世界杯共5次夺冠12次夺牌,水球世界联赛17届比赛垄断14届冠军。

而匪夷所思的是他们和另一个水球劲旅匈牙利都是完全的内陆国家,或许就是因为没有海滩所以才躲在游泳馆里玩儿水球?与之相对应的是,匈牙利在游泳项目上也非常强大,在游泳世锦赛上拿到过83块奖牌,仅次于传统游泳强国美中俄澳德,而南斯拉夫人至今只拿过区区16块奖牌。

这个有趣的差异如何解释?没人会觉得能打好水球的南斯拉夫人不具备在游泳项目中表现出色的能力,只能是他们对游泳不感兴趣,没错他们只对球感兴趣。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南斯拉夫女子水球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大赛成绩,他们把这项被称为世界上最凶残的运动留给了美国和荷兰姑娘们。

以上提到的都是南斯拉夫人非常擅长的,而其它诸如橄榄球、冰球、手球等团队球类运动,虽然没有显赫的国家队成绩,但也都有完善的联赛和大量的俱乐部。

如此热爱体育的民族,想必在其它非团队球类职业体育项目上也会有不少巨星,然而无论是需要重金培养的高尔夫、赛车、斯诺克,还是贫民项目拳击、格斗,都鲜有南斯拉夫人的身影,值得一提的是,东斯拉夫人和西斯拉夫人在各类格斗项目中都有非常多的职业选手。

唯独有一个例外,没错又是一种球——网球。目前ATP排名第一的正是塞尔维亚人德约科维奇,所获荣誉无数无须赘述,也早已被公认为和桑普拉斯、费德勒齐名的网球史上最伟大运动员之一。

而女子网坛也有一位南斯拉夫传奇球员——莫妮卡·塞莱斯,16岁的她在90年的法网公开赛上击败格拉芙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法网冠军,而后仅仅用三年时间便拿下8个大满贯,超越格拉芙成为世界第一。

而后就是93年发生的网坛历史上最惊悚和遗憾的悲剧,她在比赛中被格拉芙的铁粉儿用刀刺伤,虽然两年后重回赛场并重夺澳网冠军,但刺杀事件的阴影让她难以找回最佳状态。于是南斯拉夫体坛又多了一个理想化的假设,也是答案最为肯定的假设,假设没有刺杀事件,女子网坛历史一定会大不一样。

除了两位传奇巨星,登上过网坛世界第一的南斯拉夫人还有扬科维奇,伊万诺维奇。而今年刚刚拿下戴维斯杯的克罗地亚目前在ITF排行榜上也名列第二,仅次于法国,足见南斯拉夫人在网坛的整体实力。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南斯拉夫人对球情有独钟,不仅爱玩儿球,还玩儿得这么好呢?

为了探寻南斯拉夫人在球类运动上的成功奥秘,我们专门采访了哇咔星球青训营足球总教头Djordje Petrovic,他来自塞尔维亚最南部紧邻科索沃地区的一个小镇布亚诺瓦茨,虽然经历过那漫长的战乱年代,但比起战火岁月中的艰难困苦,他更愿意分享一直陪伴他成长的体育所带来的快乐。

D:没问题,和所有塞尔维亚孩子一样,我很小就开始踢球,11岁的时候我加入了布亚诺瓦茨BSK俱乐部的梯队,然后一步一步升到一线队,但没过多久我就受了很严重的伤,在养伤期间我开始协助俱乐部U11和U13的训练,如果你无法在职业道路上走得更远,那么就从事青少年体育教育,这是很自然的事。

D:我去贝尔格莱德运动学院系统的学习了如何执教,并一步步考取了欧足联A级证书,你所熟悉的塞尔维亚教练大多数都是从这个学院一步步成为职业教练的,就是这么简单,一切都很自然。

D:哦是的,我忘了讲后面这部分,这是我最喜欢的。2016年我来到了上海的可可维奇足球学院,在那之前我已经在贝尔格莱德执教了20年各级青少年梯队。

D:但是中国的孩子和家庭与塞尔维亚完全不一样,我们不得不作出很多改变来找到最适合中国孩子的训练方法,还好现在我已经非常了解他们了。

D:完全不一样,我是指在体育方面。塞尔维亚孩子每天放学后都会参加体育活动,不只是踢足球,各式各样的运动都会涉及,事实上不只是孩子,我们从小孩到大人都为运动而疯狂,就像中国人都为工作和学习而疯狂一样。

D:那当然!什么运动我都会去尝试,足球、橄榄球、冰球、棒球、篮球、水球、手球,甚至你们最爱的乒乓球、羽毛球,还有很不起眼的飞镖、台球,冬天的滑雪、滑冰,水上运动跳水、游泳、皮划艇,太多了,只要你知道的我想我都会玩儿。

D:当然我最热爱的还是足球,必须的。而且我必须再强调一次,所有的塞尔维亚人都和我一样。而且我们不只是爱运动,也爱看比赛,比如F1比赛,虽然我们没有赛车手。

Q:那想必塞尔维亚的体育基础设施很完善,感觉你说的很多项目在中国我们都没地方去玩儿。

D: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认为塞尔维亚的体育基础建设非常稀缺,政府在体育上的投入非常有限,至少比起那么庞大的群众需求来说。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去玩儿各种运动,你不一定非要在棒球场上才能玩儿棒球,也不需要橄榄球场才能玩儿橄榄球。

D:对于大众体育或者说业余爱好者而言,只需要一片空旷的场地,你就可以把这些运动玩儿得很好。就算是冰球这样必须要有球杆和特制球的运动,我和朋友们都是自己做一个球杆,然后把一个灌满沙子的圆盒用胶带缠紧当作球,虽然很简陋,但是足够了!快乐来自于运动本身,而不是这些装备道具!

Q:我明白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但是现在这个故事听起来有一点“爱能拯救一切”的味道…你觉得南斯拉夫人在体育上如此成功还有其它原因吗?比如身体优势?

D:哈哈!当然,身体优势是很显然的,斯拉夫人都很高大强壮,但是这只是一个非常基础的优势,北欧人、日耳曼人还有很多人种甚至比我们更加强壮,而且高大强壮在很多运动里也不一定是优势。

D:我认为除了对体育的热爱,还有一个很关键的秘密是民族性格,我们有个词叫做“INAT”,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而且它不一定是褒义或贬义,形容南斯拉夫人就像一块坚硬的石头一样,无论你软磨硬泡,侮辱和摧残,我们都不为所动。

D:恩可以这么说,但不是对等的。你知道民族性格这种东西,在那样的自然环境、气候、战乱的历史、宗教和民族冲突之中形成的一种集体个性。

D:没错,所以在我看来“谦卑”就不是很利于体育竞技,而“INAT”则完全相反,它让你在体育竞技中坚韧不摧、冷静而心无旁骛、无所畏惧。

Q:你看“热爱”和“INAT”都是主观层面、意识层面的东西,我知道这很重要,但这些是中国人很难去学习和借鉴的,有没有客观的因素?

D:我想最重要的就是教育。就像我刚才所说,塞尔维亚孩子每天放学都会参加体育运动,到了高中,他们每学期都要学一门新运动,比如田径和足篮排,而且这时候孩子们其实已经有了很多基础,他们更多的是通过学习一些攻防战术来了解体育竞技中的哲学和理念。

D:南斯拉夫球员虽然有很好的身体素质,但是我们的体育哲学却是使用头脑,我们的球队经常不按套路出牌,当然有时候会效果奇佳,有时候也会一团糟,但不管怎样我们在球场上会不停的思考,这是我们从南斯拉夫到现在的体育传统。

D:而传承体育哲学的人自然就是教练,在塞尔维亚有很多体育学院,主要作用就是培养教练,大量的高水平教练为体育教育提供了最坚实的保障。你知道塞尔维亚教育部之前的全称是什么吗?是塞尔维亚教育与体育部,你可以看出体育在我们的教育中是多么重要的一部分。

D:人们不只是热爱体育,同时也很尊敬体育,成为一名杰出的运动员是所有孩子的最高梦想,体育就是我们民族和国家的最好名片。

D:没错你get到了,只有热爱和尊崇才能解决那些客观障碍,才会建立一个良性循环的文化环境。

“写在最后:从学巴西、学德国到学日本、学能找到的一切,中国足球已经摸索了近30年,而中国体育教育则将将起步,中国有自己的文化传统,不管是巴西、德国还是日本和塞尔维亚,肯定都是不能直接照搬模仿的,但万变不离其宗,唯有热爱和尊崇,才会建立一个良性循环的文化环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